即时新闻:
专题

刘宗霖:不向命运低头才是人生赢家

2018年06月11日 13:25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刘学刚   

  人的命运阴晴不定,就像乌图布拉格哨所上空5月的天。刚刚还和风暖日,转眼间就乌云密布,刮起了七八级大风,边境线上的铁丝网被吹得刺啦啦响,细细的雨丝像鞭子一样抽得脸生疼。

  10年前的刘宗霖,突遭厄运,就如同这天气。

  那时的他,刚26岁,一表人才,风华正茂,心上人是一个漂亮的新疆姑娘,两个人情投意合,憧憬着美好未来;

  那时的他,事业蒸蒸日上,最拿手的是做群众工作,辖区的维吾尔族等各族群众看见他,就像见到自己的亲人一样。

  可是突然有一天,他晕倒在巡逻途中。当诊断结果出来,刘宗霖一下懵了——浆细胞淋巴癌第三期,癌细胞多处转移!

  他躲在小黑屋里拒绝见人,拒绝治疗。他觉得自己还年轻,正是施展抱负的时候,怎会遭此厄运。

  同事、家人、医生轮番开导他。终于,他想通了,与其等死,不如抗争。这个执拗的小伙子,擦干泪,抬起头,走出小黑屋,决心和命运掰掰腕子。

  “立正,稍息……”

  5月24日,大风刮过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公安边防支队乌图布拉格哨所,数面五星红旗沿铁丝网一字排开,呼啦啦迎风招展。远处山坡上,“维护稳定,长治久安”八个大字嵌在绿色灌木丛中。近处,一只黑色小藏獒活蹦乱跳。

  刘宗霖一身戎装,正准备带战士和护边员开始例行的边境线巡逻。

  身板笔直,动作干脆。真看不出,这是一个和癌症抗争了十年的病人。

  “菜鸟”到“大鹏”的跃升

  时光回到1999年。17岁的高二学生刘宗霖参军了。他从山东临沂革命老区坐火车,“咣当、咣当”一路向西,走了四天三夜,来到新疆。

  眼看越走越荒凉,他的心一个劲往下坠。边防部队领导迎面端来的一杯开水,融化了他的心。听完部队的光辉历程,小伙子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干,干出一番成绩。

  3年后,刘宗霖考入广州边防指挥学校。那届学生120人,他入学成绩排80多名。等3年后毕业时,成绩升到了第五。他带着“优秀学员”的荣耀返回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被分配到青得里边防派出所,成为一名外勤民警。

  派出所辖区维吾尔族群众占到了五分之四。派出所年接警量2000起以上,占博州边防支队全年接警量的三分之一。

  “菜鸟”感到了差距。“当时我连一起治安案件都办不下来,群众吵架,我在一旁站着,束手无策。”刘宗霖忆起当年的囧事,不好意思地笑了,“领导告诉我,边防基础工作就是群众工作,要带着一颗真心去工作。”

  小伙子的执拗劲儿又上来了。他刻苦学习民风民俗,学习少数民族语言,还学习各方面技能,小到桌椅板凳的修理,大到水、电、暖等设施的维护。

  很快,“免费修理工”的称呼在青得里乡传开了。无论谁家电灯、水管坏了,只要吱一声,刘宗霖都乐呵呵上门帮忙。

  当然,他的主业一点儿都没耽搁。参加工作以来,他为各族群众办理二代身份证8000余个、户口簿3000余本;为60余名困难群众解决了户口问题、200余名出生未落户儿童落了户;协助办理各类刑事、行政案件160余起,调解各类矛盾纠纷1000余起。这些数字,记录了他一心为民、忠诚履职的足迹,也见证了他由“菜鸟”到“大鹏”的跃升。

  “抗癌斗士”的爱民情怀

  2009年,刘宗霖经过300多天住院治疗,重返工作岗位。这次,他带回来的是全身十几处刀疤、700多个针眼。他又多了一个称呼——“抗癌斗士”。

  刘宗霖药不离身,更加努力地工作,面对战友的不解,他的回答很朴素:“人们常说饮水思源,是组织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没有单位的关心、战友的帮助,我没条件治病,也当不成‘抗癌斗士’。人得懂得感恩,报恩的最好方式就是努力工作,让组织觉得没帮错人。”

  刘宗霖走访中发现,一个叫比比努尔的汉族弃婴,被一位维吾尔族残疾妇女收养。他发动战友们捐款,协调政府部门为其办理收养、落户、低保、入学等手续。刘宗霖承担了比比努尔中学6年的学杂费。2012年比比努尔考入新疆农业大学后,刘宗霖继续承担起她每学期1200元的学杂费。

  维吾尔族兄妹阿迪力和古丽妮尕尔,从南疆辗转到北疆,与母亲一起寄住在亲戚家。2010年5月,刘宗霖在走访中得知情况后,主动与他们结为帮扶对子,承担起兄妹俩的学杂费和生活费,多方奔走解决了他们的户口问题。兄妹俩也争气,妹妹2016年考入武汉内高班,哥哥2017年考取了北京体育大学。看到阿迪力为学费一筹莫展的样子,执拗的刘宗霖又忙碌起来,最终,他从新疆青少年基金会申请到了每年5000元的资助金,帮阿迪力圆了大学梦。

  2011年2月刘宗霖婚礼当天,他曾经帮扶过的50多名少数民族群众自发赶来。阿迪力母亲把一条五彩斑斓的艾德莱丝绸围巾系到了刘宗霖身上。

  “前两天,阿迪力母亲还打电话关心我身体怎么样了。她不会说汉语,得先到村委会里找个人当翻译。逢年过节,老人都会提着土鸡蛋、油炸果子送到我们家。”刘宗霖说,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用最后的坚守致敬边防事业

  去年6月,组织上照顾刘宗霖,将他调至工作任务相对较轻的伯力克特边防派出所担任正营职干事,并且特意不安排他分管具体工作。

  “但他却成了所里最忙碌的一个人。”派出所副教导员杨景方说。替战友值班,修打印机,修电脑,给新战士传授工作经验,他似乎一刻也闲不住。十九大安保期间,他主动到食堂帮忙,变着花样给大家做饭。官兵们打趣说“宗霖大饼、宗霖面条,好吃”,他听了,心里美滋滋,脸上乐呵呵。

  去年8月,怪石峪边境警务站驻勤岗位出现空缺,刘宗霖主动请缨。所领导说:“一线条件差,外面寒冷,你抵抗力弱,还是派其他人去吧!”

  刘宗霖恳求说:“当了这么多年边防警察,从来没有在边境一线驻勤过,也许过不了几年就离开部队,不能让自己留有遗憾!”

  执拗的刘宗霖又“得逞了”。他背起行囊来到了边境执勤点,坚守了一个冬天,最长一次两个月没有回过家。

  妻子李彦彤炖了鸡汤送到哨所,被兄弟们喝得一口不剩。刘宗霖把妻子视为上天赐予他的最好礼物。十年前他查出癌症时,为了不拖累李彦彤,他故意找茬要分手。但那次,执拗的刘宗霖彻底失败了。李彦彤不仅没被“赶走”,还死心塌地嫁给了他。四年前,又给他生了一个漂亮女儿。

  一次下暴雪,杨景方带人往执勤点送补给,老远看到有人在埋头推车。走近一看,原来是牧民拉马的卡车陷到泥沼里,刘宗霖正帮着推车。

  两人继续前行,刘宗霖看到一只走丢的羊羔,他说附近牧民他都认识,非要抱着羊羔一家家去找。杨景方劝他先把羊羔放警务站一晚,等明天再送。刘宗霖不肯,说“羊羔是牧民的宝贝,丢了还不急死”。

  为老百姓办事,刘宗霖的执拗劲儿一旦上来,九头牛也拉不回。去年9月的一天,牧民木拉提汗打电话到警务站说羊群丢了。刘宗霖带着8名队员进山,从下午7时一直找到晚上10时。50只羊失而复得,木拉提汗感动得宰了一只羊,“犒劳”恩人。

  今年3月,刘宗霖又说服领导,调到了环境更艰苦的乌图布拉格哨所。15公里的边境线,他每周至少步巡三次。上午11时出发,下午6时才返回,午饭自己带馕和矿泉水。

  今年4月,刘宗霖病退文件公示了,这意味着他随时会脱下军装退役。“心里真的很难舍。现在穿这身衣服工作一天少一天,如果能和大家一块脱军装转制就好了。”

  热爱生活,不向命运妥协;一心为民,赢得群众尊敬。其实,这位人人仰慕的“全疆优秀人民警察”“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十大边防卫士”,可以带着骄傲退役了。

  谁又敢说他不是人生赢家?

  

实习编辑:张佳琪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