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昌公安:警营里的师徒情 “老王”和“小王”这师徒俩

2016年7月底,我被分配到了安徽省淮南市公安局毛集分局国保大队实习实践。为了让我可以更好更快的融入新单位,分局给我安排了一位老师——国保大队的马队长。[详细]

 
河南省商丘市睢县特警队长姚卫民,每每提及爱徒赵松总是不由自主的竖起大拇指。朋友说:有这么夸徒弟的没?怎么成了王婆卖瓜了。姚卫民微微一笑:这可不是夸,睢县的街头反扒,没有了赵松还真是不灵。赵松何许人也?能得到师傅的如此首肯;他究竟有何能耐让他的老师如此表扬呢?且听我一一道来。2010年姚卫民由睢县公安局白庙派出所调入特警大队任队长,赵松和姚卫民的师徒情结要从那个时候说起。[详细]
特警队长姚卫民的师徒情结
 
有一种默契,叫“相濡以沫”
《师徒情》,主题很温馨,可最好的师徒不正是我们么? “有生之年,有幸遇见”。是我们都很喜欢的一句话,没有缘由,简单而执拗。从陌生,到熟悉,从理解,到相知,一个70后老警,一名90后新兵,本应有着难以逾越的代沟,却因骨子里那单纯的善良,勇敢的坚持,在相互欣赏、患难扶持中共同进退,荣辱与共。这段相濡以沫的师徒情、姐妹谊,随着时间的推移,如陈酿的老酒,日渐正浓。[详细]
 
没有正式的拜师仪式,也没有太多的寒暄客套。就这样,我开始跟着师傅身后学习看守所工作的各项要求和做法。师傅没有架子,年纪也就比我大个三四岁,所以之于我来说,即是师傅,亦是兄长,彼此交流起来也是无话不谈。师傅详细地询问了我在监狱时的工作模式,并分析了监狱与看守所细微的差别和共同的地方。同时师傅也非常注重给我树立威信,每次跟着他查监时,他都不忘向在押人员介绍我。[详细]
岂止是一种传承
 
派出所里“青蓝工程”炼出“国优师徒”
子曰:三人行,则必有我师。每个人都应该有师傅,不管是从警一生的张艳还是作为曾经新警的欧兰英,“国优”张艳师父张艳和“省优”徒弟欧兰英,工作在湖南常德市公安局武陵分局永安派出所, 2005年,22岁的她成为一名社区民警,在社区警务这个完全陌生的领域,她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回忆起那段青葱的岁月,师傅张艳绝对是对她影响最大的人。“在最好的年纪遇到了最好的师傅”,她如此评价她们的关系。[详细]
 
在安徽省明光市公安局靳郢路派出所民警办公室里,正在学习办理案件的侯东宝向老民警李寿军请教。他们一个是从事多年公安工作的老民警,一个是去年刚分来的新民警。侯东宝到靳郢路所的时候,已经是李寿军同志在靳郢路所的第十个年头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十年间,一批批战友离开,一批批战友加入,但是李寿军一直没走,成为了留在靳郢路所时间最久的民警,或许用他自己的话说会更贴切——老民警。[详细]
坚定从警理想  燃情第二故乡
 
“大佬” 师傅亲授调纠秘笈
聊起我的师傅,在我的心目中,他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是我既佩服又尊敬的“大佬”,也是我入警队学业务的“指路人”,更是我工作生活的良师益友。从他身上我学到了很多,打开话匣子就是三天三夜也是讲不完唠不尽。我刚参加公安工作的时候,是在安徽寿县公安局安丰塘派出所,由于初来乍到,工作中时常是捉襟见肘,好在我的“大佬”师傅一步步从调解小纠纷处理小矛盾入手一点点的教我,直到出师能够独立办理案件。[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