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警网专题  >  2020  >  众志成城战疫情  >  全警战“疫”  > 正文

西北边境,他们用脚底板丈量祖国

2020年04月30日 16:05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李铭骥   
中国警察网 · 李铭骥  |  2020-04-30 16:05

  在新疆的东北部,有一座被称作富蕴的边境小城。它的名字取自“天富蕴藏”一词,而3.32万平方公里的行政面积、205公里长的边境线以及这里丰富的矿产资源成为了形容它“天富蕴藏”最为贴切的诠释。富蕴边境管理大队100余名移民管理警察就守护在这片富饶美丽的土地上。

  虽然这里有四季如画的可可托海、野鸭湖,也有记录着老一辈建设者光辉印记的“地质三号矿脉”,但是驻守在这里的移民管理警察却很少能够游览这里的壮美风景,他们往往出现的地方却大多都是荒漠戈壁、崇山峻岭。在这里,他们负责着2万余平方公里的边境管理区,而每一次巡边踏查之路都是坎坷而又漫长的一段“探险”之旅。

  把他们巡逻踏查之路比作一段“探险”之旅,应该是最为贴切的比喻。很有幸,自己作为通讯员跟着两个派出所的民警走完了两段不一样的巡逻之路。

  在库卫边境派出所,冰雪融化后的边境前沿,是一片春意盎然的景象。群山间山花遍野、绿树成荫,远远望去宛若一片无人涉足的世外桃源,但美丽的背后往往存在着它“性格暴躁”的另一面,山路崎岖、丛林深邃、冰河汹涌、陡壁悬崖也成为了这条巡逻路上最显著的特色。参加巡逻的民警和护边员也只能采取马巡和步巡相结合的方式,对所辖的边境前沿地带开展了巡边踏查工作。70余公里的巡逻路,历时11小时,平均每小时他们只能巡逻6.34公里,对于第一次上山的我来说,也算的上是一次不小的挑战!

  山体最陡峭的位置达到78度,很多地方连马都无法穿行,遍地的蝎子草,每走一步双脚都会被它身上的毛刺隔着鞋子扎到,那种痒痛的感觉时时从脚底板涌上心头。山体由于常年的风化,石头比较酥松,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地不断试探,记得上山前,这次带队的战友阿德力别克就提醒我要小心这些山上的石头,当时我还不以为然,果然到了山上,我就一脚踏空从山上滑落下来,那一瞬间,我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只是习惯性的讲手中的相机护到怀里,好在身边的战友将我一把拉住,只是刮伤了小腿,损坏了一个镜头。但在他们帮我处理伤口的时候,我还在一直心疼自己的相机,他们说:“你真财迷!”我苦笑,其实这可能是每个通讯员和记者的通病吧。毕竟相机就是我们手中的“枪”,采访就是我们在“战斗”,“枪”都摔坏了,我们还能拿什么来记录下战友们的那些奉献和付出呢?

  在跟完库卫边境派出所的巡逻任务后,我和随行的见习民警小牛来不及休整,直接驱车前往了200公里外的库尔特边境派出所乌河边境警务区,对驻守在这片荒漠戈壁上的民警进行进一步深入采访。与库卫不同的是,在这里虽没有繁花似锦、青山绿水的秀丽,但是却多了一份“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壮美!

  随着新疆疫情防控等级的下调,边境牧民也陆陆续开始了转场作业,从牧民转场伊始,驻守在乌河边境警务区的民警和护边员就跟随着他们的脚步,通过“马背上的警务室”开展随牧作业,每日对边境前沿广袤戈壁区域的不间断巡逻,加强对抵边牧民的走访、援助和边境法律法规宣传,保护牧民群众合法权益和提高牧民边境法律法规意识,预防人畜越界情况发生,进一步确保边境前沿区域的平安稳定。而他们也被当地牧民群众取了一个很贴切的名字——“戈壁深处守边人”。

  而这次巡逻任务,我跟的是“守边人老巴”带队的那一组,民警“老巴”真名叫巴德力汗,是塔塔尔族,直到今年,他已经在这里驻守了整整18年。由于辖区主要是广袤的戈壁滩,牧民游牧的毡房和牛、羊群也比较分散,所以,“老巴”他们每天都要巡逻走访到12个小时以上,从7点天刚蒙蒙亮一直走到下午8点的黄昏,从一间间毡房到一群群牛羊,他们仿佛就是着戈壁滩上的活地图,每一户牧民,每一群牛羊都化作了坐标标记在的心中。也就是在这片在经过太阳炙烤犹如一块烧红铁板的土地上,无数个他们在这样的“戈壁守边人”在一代代的传承与坚守。

  途中,我问“老巴”,在这里待了18年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老巴”只说了两个字“荒芜”。其实戈壁的旁边就是乌伦古河,但是一到夏天,这里的牧民就会游牧到那一片永远不知道有多大的戈壁滩上。而“老巴”他们的任务就是通过每天不间断地巡逻、走访,守好这一片一望无际的戈壁滩,守好戈壁滩上的那些人和那些事儿。

  我想,不论是翻山踏河的阿德力别克还是守护荒漠戈壁的“守边人老巴”,他们反映的就是那些远离家人、驻守边疆的移民管理警察最真实的写照,而他们本身就是那群用自己的脚底板去丈量边境,用自己的忠诚去守护祖国的英雄!

  (作者为新疆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阿勒泰边境管理支队富蕴大队民警李铭骥)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