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警网专题  >  2020  >  众志成城战疫情  >  全警战“疫”  > 正文

一支护目镜的自白

2020年03月16日 10:20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靳文斐 宋耀光   
中国警察网 · 靳文斐 宋耀光  |  2020-03-16 10:20

  我是一支蓝色的医用护目镜。 

  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们从出生开始,母亲的生产线就赋予了我们蓝色的光泽、封闭式的身体和防风沙防飞沫防溅射防紫外线的强悍能力,这预示着我们必将更加优秀于其他同类走上我们“镜生”的最高级舞台展现我们的价值。

  从诞生那天起,我就预知了自己的征途和归处,我知道我必将走上医疗和科研一线,伴随着那些人类医护人员和科学研究者们治病救人或者研究创造,我一定能够大有可为、大彰价值,掀开我华光璀璨的护目镜生涯。我的期待、我的傲骄、我的设想,一如雨后彩虹高挂半空,一如冬去春来柳树萌芽,似乎一切无懈可击,一切近乎完美…… 

  终于等到了那一天,我被带出了尘封已久的置物架。到现在都记得,那是一个大晴天,一束明媚的阳光直直地照到了我的身上,一股暖流瞬间穿过我的全身,感觉有如重生。“终于可以实现镜生价值了!”我幸福地想着。

  但是,失望不期而至,带走我的并不是我设想中的“白衣天使”和“蓝衣科学家”,那是令我感到陌生的穿着深蓝色制服的一群人。他们头顶国徽、制服笔挺,目光坚定而温暖!后来我才知道,这一抹深蓝色被叫做“边检蓝”,这一类人被叫做“国门卫士”、“移民警察”,他们的职责是守卫国门、为民服务,他们的工作是对每一位匆匆忙忙的出入境旅客进行检查,确保口岸安全稳定。

  尽管对他们感到崇拜和佩服,但这与我的“镜生理想”却大不相同,心理的落差令我莫名的失落和迷茫,感觉到光辉的岁月已与我无缘,我甚至都不确定我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抱着“听天由命”的态度,我终于步入了工作岗位。我的新主人是一个戴着大框眼镜的小姑娘,通过她们的聊天我才知道,一种叫做“新型冠状病毒”的坏家伙毫无征兆地侵袭了这片土地,它无孔不入、狡猾异常,趁着不注意就通过人类的口、鼻、眼进入他们的身体,感染胸肺,很多人因此虚弱、生病、甚至死亡,空气中都弥漫着恐怖的味道。

  就在大多数人都蜷缩在家躲避疫情的时候,我的小主人和她的同事们却成为那少数的最美“逆行者”的一员,抛开恐惧、舍弃家人,坚定勇敢、义无反顾地投入到抗击疫情的第一线当中。

  每一个深夜凌晨,当我的小主人戴着我,戴着口罩,穿着防护服,走上验证台开展工作的时候,从她口鼻里呼出来的气息总要附着在我冰凉的身躯,然后凝结成雾气、水珠,顺着她的脸庞浸湿口罩。由于疫情形势的需要,在她持续工作的几个小时内,她必须全程穿戴好包括我在内的各类防护装备,我的身体紧紧地贴护着她的眼睛,使她细嫩的皮肤勒出一道道血红的压痕。主人每次长时间戴着我的时候,那种拘紧感和雾气凝结在我身上时视野被阻的不适甚至痛苦,我都感同身受。但是,当她一次次向出入境旅客微笑问好的时候,一次次接过证件、逐项查验、细心核对、盖章放行的时候,一次次提醒其他人戴好口罩、做好防护的时候,一次次不怕麻烦、细致消毒的时候,我能真切地感受到,她对每一项工作的认真负责,对每一名出入境旅客的热心真诚。那一刻,我也为自己能够成为她和他们的一个“特殊战友”并“眼”战斗而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和小主人漫长的战斗岁月让我似乎遗忘了当初的信仰和期待,在这超常规的疫情面前,我很庆幸自己成为了“兰州边检”的一份子,感受了不一样的付出和一样的初心。由于我的存在,尽管面对熙来攘往的出入境旅客,我的主人却一直健康无恙。我想,她安全了,他们也就安全了,国门也就安全了。也许不久,我也将完成我的使命,被清洗被摧毁被重新塑造,但我无怨无悔。在这场疫情前线与可怕的病毒斗争,尽管没有和医护人员一起前冲阵地,和科研人员一起探秘解惑,但我也和这些可爱可敬的“国门卫士”一起,坚守岗位直视平凡,在每一个默默无闻的角落贡献我的价值。一如世间有人要登高山,一如有人要踏草地,所有过往,皆为序章,所有感受,皆为不凡。凡贡献者,只有真切感受、真诚付出便是伟大。

  这就是我——一个护目镜的自白!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