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警网专题  >  2020  >  众志成城战疫情  >  全警战“疫”  > 正文

春天会来,但他再也回不来了

2020年03月06日 16:47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聂虹影   
中国警察网 · 聂虹影  |  2020-03-06 16:47

  爱人流泪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已经记不清,有多久甚至多少年,没有看到爱人的眼泪了。这眼泪是为他的战友而流。爱人的战友是北京市公安局法制总队信访支队民警艾冬,2019年度“首都公安法制之星”。疫情发生后,艾冬连续20多天奋战在抗疫一线岗位上,突发脑溢血,于2月22日去世。

  爱人,心疼他的战友,而我,心疼他的战友,也心疼我的爱人,心疼所有战斗在抗疫一线的勇士们!

  疫情阻击战打响后,我和爱人都处于忙碌中,只有周末才可能团聚。2月15日是周六,爱人回家后,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原因是他们单位的一名民警脑出血送医院抢救了。民警叫艾冬,是个“红二代”,艾冬的舅舅是著名的战斗英雄董存瑞,艾冬的爸爸参加过八路军。艾冬是北京市12345市民热线市公安局分中心负责人,由于12345热线是7×24小时值班响应机制,昼夜都要人值守,并且要求“接诉即办”,工作很拴人。“接诉即办”工作涉及公安工作的方方面面,种类庞杂,对具体承办人的业务能力和政策水平要求很高,派单必须分类明、转派准,回复符合法律和政策规定。艾冬工作责任心很强,几乎没出过什么差错。

  爱人说,这个岗位很辛苦,2019年全年派单数量达到10万多件,平均一天近300件。今年单是疫情防控期间,就受理了近万件派单,所有这些都是艾冬带领他的团队完成的,全局办理电话派单的响应率始终保持100%。2月15日,值班的同事需要陪父亲去医院复查身体,艾冬主动顶替同事值班,早晨起来,他就感觉身体不适,在椅子上坐了好久,最后还是决定强撑着去单位。走出宿舍门不久,他就栽倒在地起不来了。当时他脑子还清醒,打电话向亲人求救、向单位请假,然后被救护车拉到了医院。

  疫情防控期间,医院不允许多人陪护,陪艾冬就医的支队领导一直和爱人保持着电话沟通。我从断断续续的通话中得知,医生经过会诊决定进行开颅手术。爱人一直没睡,边向上级报告情况和安排相关事宜,边焦急地等待消息。后半夜,爱人告诉我,手术结束了,艾冬颅内出血达到60多毫升。这一夜,我们无眠。

  第二天一早,爱人返回单位。从每天的例行通话中,我知道艾冬还在昏迷中,一直在重症监护室,期间又从脑外科的重症监护室转入神经内科重症监护室。各级领导都非常关心他,与医院沟通不惜代价全力救治。爱人一直牵挂着他,我的心也一直揪着。

  2月22日,又是周六,回家的爱人依然心事重重。他说,一个星期人还没醒过来,一直没有脱离危险,特殊时期加上人在重症监护室,不允许陪床不允许探视,艾冬就这么孤零零一个人躺在那里。夜里,我又听到他在接电话,他告诉我,艾冬不在了。随后,我们再也无眠。

  周日爱人早早离开家,去看望艾冬的老母亲。中午回来,爱人说到底是革命家庭,到底是英雄的妹妹,所有人都没有料到老母亲如此坚强。老人说,这两年她先是送走了老伴,又送走了艾冬,父子俩一前一后都走了。自从腊月二十九艾冬回家陪她吃了顿饺子,近一个月再也没有回来。艾冬曾在电话里告诉母亲,特殊时期他的岗位又很特殊,实在抽不出时间回家。老人特别理解、特别支持。她没料到再见儿子却是隔着重症监护室厚厚的玻璃,距离儿子六七米远不能靠近,医生只给了半分钟探视时间。如今,母子已是阴阳两隔,白发人送黑发人。当问及老人有什么要求时,这位英雄的母亲说,没有任何要求,不给组织添麻烦。

  爱人说不下去了,眼泪夺眶而出。而我也听不下去了,我也是母亲,我知道孩子就是所有母亲的天,失去儿子,对一位母亲来说意味着什么。

  爱人说,没有想到,在这个特殊时期,总队会以这种方式减员。他不愿接受这个事实,却不得不接受。

  爱人说,最令人动容的是,听陪艾冬就医的战友讲,在医院急诊室,艾冬无法站立行走但神志尚清醒时,同事来电请教他一件电话派单如何处理,艾冬在身体极度不适的情况下,还坚持听完电话并提出了办理意见。此后不久,他就陷入昏迷状态。爱人说,那是艾冬生命的最后一个派单。

  为了方便工作,艾冬租住在单位附近,平时上班路程很短,不足一支烟的工夫。可那天清晨,那条路好漫长,漫长到他用尽一生,漫长到他跨越了生死,最终也没能抵达!

  望向窗外,受疫情影响,马路上依然是车少人稀一派寂寥。这个冬天好长,长到超出了我的心理预期!然而春天总归会到来,只是艾冬,再也回不来了!

  纵使春花如何烂漫,爱人的好战友、好同事,艾冬,再也回不来了!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