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警网专题  >  2020  >  众志成城战疫情  >  全警战“疫”  > 正文

【抗击疫情 警徽闪耀】公安散文精选——致敬逆行者!

2020年02月28日 12:09     来源: 全国公安文联    作者: 辛闻   
全国公安文联 · 辛闻  |  2020-02-28 12:09

  疫情在前,使命在肩。广大公安民警正在按照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以及党中央、国务院、部党委的决策部署,始终战斗在守护城市安全和疫情联防联控的最前沿。战“疫”一线,藏蓝色的背影,与医护人员白色的背影一道,筑起了最坚强的防线。

  公安部新闻宣传局、全国公安文联发出号召,推出“抗击疫情 警徽闪耀”系列公安文艺作品,为全民抗“疫”加油鼓劲。广大公安作家积极响应,以笔为剑,以文为援,记录抗“疫”过程中的感人时刻、动人瞬间,激励全国人民团结一心、众志成城、共克时艰,为战胜疫情提振信心。

  本期【抗击疫情 警徽闪耀】专栏将推出全国公安文联散文分会会员创作的三篇散文。

突然,想念

李佳

  春节前后,新冠病毒侵袭申城,一时间,家家收拾起,户户都提防,偌大申城有如沉睡的钢铁森林。一片寂静,感觉蛮好。

  突有一日,心生想念。最开始,是在上班的路上。

  家住外环,开车出小区门,是一条六车宽的马路。车辆零星。若是放在平时,这里的早高峰,起码堵上半小时,而如今开过,只消三五分钟,连路口的红灯也仿佛怠惰了,懒得露头。一路,畅通无阻。第一天,有些许开心;第二天,依然感觉舒畅;第三天,就要大喊“呦吼!”了……想不到,数日以后,竟突生想念。想念那派车水马龙,想念每个与我斗智斗勇、抢快车道的司机,想念每次开过这条街、听完整整两段书的快意,也想念每天一场的马路“车展”,甚至还有点想偶尔气急败坏的“滴、滴”鸣笛……

  停好了车,走在路上,也会突然想念:身旁的非机动车道,曾有一辆辆电动自行车倏忽而过,或顽皮、或骄傲、或戏谑。骑车人里,有不少身着蓝色、黄色、红色制服的外卖小哥,一身风尘仆仆,却气宇轩昂;他们赚钱不易,却有满心希望:只要能快一点、再快一点,多抢几单,收入便有肉眼可见的上涨。他们骑车的姿势、速度,时常令人恐惧、担心,可当我们处于目的地另一端时,这恐惧和担心也会变成期待。

  在路口遇见那几辆共享单车时,总要愣怔一阵。连续多日,它们的“姿势”未曾变过。四辆“摩拜”,两辆“哈罗”,彼此交杂,又泾渭分明:温和的蓝,开朗的橙。这几辆都是新车型,在几场春雨的洗刷下,更加神气活现。若是以前啊,早让人趋之若鹜了,如今却无人问津,它们只好彼此相依,想是在猜着下一段旅程。

  连续上班多日,吃腻了食堂,狠狠地想念起对面的小面馆来。他家卖面简单,只十几种浇头,生意却特别好,每到饭点都排队。此时,若能到他家柜台前,站在长长的队伍后面,经过漫长等待,郎朗地喊出一声:“来一碗红烧大肠面!”多好!平日里,总会隔三差五,矫情地宣称一次减肥,虽也不见得当真,可对于美食总勉力保持着心理距离。而如今呢?竟然有了饕餮的念头,时常想念荷风细雨的红烧肉、海底捞的火锅、西贝莜面村的烧羊棒、大董的烤鸭、弗兰克的牛排……罪过呀,罪过!

  再不济,来一杯奶茶嘛!好了,我知道那不健康。养生专家建议:奶茶含糖高,喝多了囤积脂肪,轻者长胖,重者变笨。科学研究表明:……好了,我都知道。可是就算想喝,又怎样买呢?原本,单位附近有十几家饮品店,琳琅满目,活色生香,常让人循香而至。平日里,午休无事,偶尔约三五好友,以散步为名闲逛,待归来时,每人手上准多一杯咖啡或奶茶。那时没人在意它们五颜六色的杯子,如今细想起来,原是个个生动:有的新奇,有的甜蜜,有的可爱。

  如果还有假期,真想带家人出去逛逛。也不要走多远,就在市里。上海的好地方多多呀!今年豫园的灯会还没有去呢。以前,那里多挤啊,人挨着人,摩肩接踵,一到九曲桥,几乎寸步难行。究竟是看灯还是看人?上海人怎么这么多?为啥要来凑这热闹?……几乎每年抱怨,却又年年都来。不看一场灯,怎么叫过年?不挤一挤,怎么叫看灯?火树银花合,星桥铁索开,自唐朝开始,元宵节不就是“狂欢节”,不就是如此热闹吗?上海比长安更大,人口更盛,热闹更多,不光豫园,还有朱家角、迪士尼、外滩、陆家嘴……突然,想念这些热闹——这恼人的热闹,却那般叫人欲罢不能!

  更加抓心挠肺想念的,是春天。我从骨子里亲近春天,喜欢春风、春雨、温和的春阳、蓬勃的草木,偏爱春天的歌、春天的诗和形容春天的词句。如今,春天已然来了。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几场春雨后,沉睡一冬的种子该发芽了吧?杨柳几时抽出新叶?梅花已开过了一季,就快把颜色让给迎春、杏花、桃花、樱花、李花……今年的春天,到底是哪种颜色?今年的春花,哪一朵最美?而纵然花团锦簇,在春花春树旁,可还有络绎不绝的赏花人?春天,烂漫得随处可见;可这苍茫的春天、空旷的春天、寂静的春天!

  抑或,只是单纯地想念:那些门庭若市,那些家长里短,和那曾经如此平凡却又如此鲜活、如此卑微却又如此生动的你我。——当时只道是寻常。若没有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也许我依然讨厌嘈杂拥挤,拒斥凡尘俗事,睥睨蝇营狗苟;而如今,竟然深深想念。原来,这些恼人而琐碎的日常,便是生活。生活本就没什么了不起,只是早已刻进了心里、溶入了血液。生活本身,才是我们。

  相信不会太久,我会再次张开双臂。这一次,定要拥抱车海,拥抱芸芸众生,拥抱近在眼前的你,和你我身边的整个春天!

回家

顾颖颖

  光刺破云层,“司南鱼”上披上了一抹金色,仿佛正要纵身一跃,回到大海。

  母亲在凌晨四点发来的微信:元宵,做汤圆。我也是简明扼要:不回家。往前翻记录,母亲每天都雷打不动地发一条消息,却没打过一次电话。

  母亲四十五岁一次性考过了驾照,却到五十岁才学会用微信,不想学的,就怎么都学不会。她打我电话,我要么不接,要么敷衍地说过会儿回过去,却总忘了回,她下定决心,终于买了部智能手机。

  消息里从没重要的话,重要的话又从来都不说。一次,母亲开电瓶车在上班路上摔伤了手臂,单手开回家,又自己去医院绑好了石膏。我气得直跳脚,问她要手机做什么?她竟笑着说,给你发消息啊。

  可消息里永远都只有那几句:何时回家?回不回家吃饭?

  大概每个中老年妇女都一样。住在三楼那位阿姨就是这样。她犹豫着叫住我,问我能不能教她发微信。

  她以为我不会再理她,因为下午她在我面前大吵了一通。

  她说湖北人不是贼,凭什么不让人出去,她要回家。她大哭大闹,气势比外边的海浪还汹涌,原本焦躁的大楼,更加人心惶惶。有从房间探出脑袋来的,有隔着口罩大骂咧咧的,也有立马掉头大步走开的。

  我劝了她好几个小时,告诉她只是隔离观察14天,又把钟南山教授搬了出来,我说人家八十好几了,不也没回家。

  她消停了好一阵,又开始吵起来,说屋里头太冷,空调都不开。我又花了好些功夫,向她解释了中央空调循环下的空气好比一个游泳池,而开窗通风就是山涧源源不断的溪流,不用比,就知道哪个水质好。

  老人也是小孩,哄好了,就再也不吵了。

  不过屋子里的冷,是真的冷。这座远离市中心的海边宾馆在疫情爆发后被定为隔离点, 100多名湖北游客陆续被送到这里。现在宾馆里只剩下几个服务员,其中一个给我们打开电视,播放最新的疫情消息,她的手红肿,还在发抖。

  我们这些参加隔离点值守的人,互相宽慰着,好像多说几句暖心的话,就能让空气热乎起来。有人说,穿上警服就好比铁甲护体,这金刚之躯可是百毒不侵;有人说,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中华民族可是威武雄狮,怎会惧怕这小小病毒;有人说,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也有人说,等春天来了,我要约上姑娘去奉贤看花海,这次一定不能再怂了。

  一众人哈哈大笑,朝着那小青年望去,清一色的口罩,不知道他脸红了没有。

  我反复搓着手,掌心渐渐暖和起来。望着窗外,除了稀稀拉拉的车子,就只剩下一排排坚挺的树。而我的战友们,就是这一排排的树。

  武汉封城的消息穿过长江,上海开始查控所有来沪车辆。从大年夜开始,队里就开始轮班站岗S2高速口。凌晨温度骤降,高速口没有多少车,但我那战友没有丝毫懈怠,一直从天黑站到天亮。站岗不算什么,忍受漫长的黑夜更不算什么,这是每个警察的必修课。我们曾在西北灌风的巷子口守了一夜,却还是没等到目标的出现;我们曾钻进满是蚊子的草堆里,第二天顶着满脸的红包审讯嫌疑人。这一夜又一夜,有空白,有收获,但我们从不辜负每一次努力,我们也从未感到过孤独,看着万家灯火,我们反而不自觉地嘴角上扬,因为守着夜,就是守着家。

  我那战友就是这样,总是相信黎明会给自己一个微笑,即使疼痛蔓延了整个夜。去年夏天他出了车祸,双腿骨折,可不到半年,他又回到了我们当中,抓捕、侦查,好像那冰冷的钢筋丝毫没有影响那沸腾的血管,好像我们都忘了他受过伤。这次S2高速查控,他依旧站上岗位,又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这没养好的伤最容易造成习惯性骨折。我们不知道的是,一同站岗的队友不知道的是,就这样连续站了几个小时的人,当时脚踝已经骨折。这到底该有多痛!在那防护镜下,或许是一双因疼痛而泛红的双眼,在那口罩下,或许是一张因强忍而辛酸的脸。但那坚挺的身板,依然站成了一棵树,依然站成了一面城墙!

  还有我那战友,妻子过了大年夜就没回过家,白衣天使是真正的天使。他将不满一岁的孩子放在父母家,自己又出来巡逻防控了。一车五名湖北籍人员,而其中一人正发着高烧。他让年纪大的队友往后让一让,说这病毒更爱招惹老年人。他让年纪小的队友也让一让,说这处置必须严谨,自己更老道。和平时所有任务一样,他总有一个“必须是自己”的理由。

  还有另一位战友,谈朋友的时候总放女朋友鸽子,最后连婚礼也放鸽子了。原本说好的日子,因为出差追逃,专案侦查拖延了几次。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定下年初六这个喜气的好日子,连喜帖都发下了,又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搅黄了。老婆倒也体谅,婚礼只是形式,关键是两个人能守护在一起,特别是这共患难的紧要关头。谁想到,他又偷偷报名去参加看守所增援了,一个月都不回家。他说自己怎就不爱老婆了,父母住的远,看着老婆一个人在家,青黄不接连吃了好几天的泡面,自己心好疼,但关键时候,必须舍小家、顾大家了。

  我在想,我的这些战友们,他们是否也在寒冷中搓着手,搓着搓着,掌心就暖和起来了?等隔离结束了,我一定要问问他们。

  新闻播完了,确诊和救治是大家都关心的话题,但脑子里一个回想,并不能记住这具体的数字,只记住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一天比一天好了。

  我在走廊里巡逻,那个阿姨叫住了我,原来隔着口罩,也能分清谁是谁。她说手消过毒了,手机也消毒了,又说女儿一直在国外,想打电话给她,但屋子里信号不好,得下载个微信。

  我就像教我母亲那样,一步步演示给她看,又帮她设置了笔画书写。

  她在我面前试着写字,写了一句很长的话,删掉,重又写了一句,又删掉,来来回回地改了好多次。最后她自顾自地笑着,写了几个字,就发送了。

  大概天底下的母亲都一样,留下永远糊涂的孩子。消息上只有八个字:一切都好,不要回家。

  阿姨说有个灌水的热水袋,要给我,我说这一身正气不会冷,她呵呵地笑着,指着窗外的“司南鱼”雕塑说,和那鱼一样正气。

  我告诉她,“司南鱼””有个传说:幼鲸搁浅被渔民所救,重返大海后频频回首,终其一生守护海堤。

  这几天我都醒得很早,看着太阳从海平面升起,金灿灿的阳光洒满世界的感觉,真好。

  我给母亲补发了一条消息,想不到母亲立马就回复了:妈妈在,不害怕,等你,回家。

  我摸摸这疯长的头发,心想着,都三十好几了,还当我是孩子呢。顺着头发往下,我摸见,一滴泪正悄悄流下来。

盼望着,再去武大看樱花

  “你是最平凡却最温暖的天使,此刻风雨里可幸有你的坚持……”电台里传出动听的歌声。戴着口罩和护目镜,全副武装的我感觉呼吸有些费劲,眼镜上起了一层白色的轻雾,只好在路边就近停车。

  不知从何时开始,每天开车时听音乐,成为抚慰堵车烦躁情绪的一种习惯。这段时间路上不堵车了,可似乎每个人的心情更加沉重。在办公区域要戴口罩,在食堂、电梯甚至卫生间里也要戴口罩。打开手机,朋友圈里刷屏的和公众号推送的是每天新增的疑似病例信息,以及像福尔摩斯破案一样的人员行动轨迹。

  摘下所有防护装备,做了一个深呼吸,这一刻竟觉得车里的空气都是甜的。“这首歌叫《平凡天使》,是歌手邓紫棋首次尝试创作,但仅仅用了1个小时就完成了。看到一个普通男青年到派出所放下500个口罩就走的新闻,她当时就被感动到泪目。他可能并不知道自己眼中的举手之劳,其实为这世界带来多少温暖。”原来是首新歌。“我相信,全社会同心协力,一定能够打赢这场防疫阻击战。我也相信,待到春暖花开时,我们一定能摘下口罩,走进武汉大学看樱花,尽情欣赏这座历史上就是英雄的城市。”电台里动情的话语,温暖着此刻在收听节目的每一个人。

  一路在空旷的路面行驶,不一会儿就回到了小区。这个春节培养的条件反射,隔着老远就把车窗打开,露出手腕,等待门卫保安大爷的体温检测。

  “闺女,你这从大年三十就不在家待着,天天一走就是一天,是上班还是上学啊?这政府不都推迟开工时间了么,你干啥工作的?”

  这些天,虽然我们都戴着口罩,看不清对方的长相,却也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门卫大爷不管多早多晚,都坚持对每一个进出小区的车辆和人员进行体温检测和信息登记,看到拎着大包小包的,还要问问是不是从外地刚回来。

  “大爷,我是个民警,这不大年三十值完班,单位就全员停休了嘛。不只我,全市的公安民警都不歇班。麻烦您啦,天天就数我露面频率最高。”

  “哎,你这小闺女是警察啊,真看不出来!那你可比我辛苦啊。来,大爷再给你测一次体温,刚才那个温度低,怕不准。”

  “啊?怎么刚说了我是警察,您还不放心啊。”我打趣道。

  “不,不是!就因为你是警察,你肯定要和老百姓接触,所以不能出一点问题。我对你严格把关,也就是对群众负责任。别小看了这个测温计,这可关系一条条活生生的命啊。你多理解吧。”

  还没等我说出那句“您辛苦”,“36.4摄氏度,行,正常。闺女,你多穿点,到家喝点热粥……”大爷慈祥的话语,就像是在提醒自己的孙女。面对开了一半的车窗,我敬了一个礼。大爷一下愣住了,马上又笑了,也回了一个不怎么标准的礼。

  锁好车准备上楼,旁边一辆车的玻璃上有几个用手指划出的字:“五汉加油!中国加油!”顿时忍俊不禁。车主大概文化程度不高,但错别字也不影响正能量的传递。面对危情,每个普通人都想为武汉做点什么,为国家做点什么。面对危情,白衣战士不眠不休,基建工人争分夺秒,爱心人士公益捐赠……我们始终相信,口罩隔离的是病毒,但不会隔离爱。

  想起了同事们一起谈论的话题:疫情过后,你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一旁的小云没有说话,眼圈却红了。她来自武汉,这个春节没有回家,此刻家人的安危是她最大的牵挂。我走过去搂住她的肩膀,她低声说:“我想去武大看樱花。”她的家就在武汉大学旁边,之前给我们看过不少武大樱花的照片,很美。她说,再过一个多月,就是樱花开放的时候了。

  “你说,樱花还会开吗?”小云问我。

  “会的,一定会!寒冬的坚守就是为了春天美丽的绽放。虽然遭遇疫情,但生命顽强,待到阴霾散去、春暖万物的时候,它们一定会开放,而且会更美。”小云点头,泪光中透出憧憬和坚定:“等到樱花再开时,我们一起去看!”

  人类的悲喜总在某一刻相通,我们相信阴霾总会散去,阳光终将普照。期待摘下口罩的那天,期待我们在武大樱花树下偶遇的那一天,也许不会热泪盈眶,只在心里默念:“你们都在,真好。”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