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桥路上,那些追梦履痕

2019年09月06日 17:18     来源: 人民公安报剑兰周刊    作者: 张蓉   

  从家到派出所,从派出所到家,三四公里的路,曹杨新村派出所所长王伟峰走了七年。他觉得,派出所的工作,是和老百姓打交道,是具体而微,而走路,能深入到社区的缝隙和褶皱里,能看到开车看不到的东西,而且能把这些东西消灭在萌芽状态。

  王伟峰走路,他的注意力全然不在风景上,而是在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上。

  这个,社区民警华伟最先有体会。有一次,他发现武宁路建材市场最里面有两间商铺,门虽然一直关着,但能听到里面有人。找物业了解情况,物业讲不清楚。看水表电表,是正常使用。他想再观察几天,看看到底什么情况。两周以后,他认定这个地方是个赌博的场子,于是找王伟峰汇报。可是没等他开口,王伟峰先笑了,问是不是武宁路建材市场那个赌博场子的事情,华伟心里一惊,所长消息这么灵通?是的,他消息就这么灵通,几天前,他路过那里时觉得异样,后来看到有人进门,他装作是一起的,跟着进去了。所以他不仅消息灵通,连里面什么结构,大概多少人,什么活动规律,望风的在什么位置等情况都摸清楚了。华伟说,场子端掉的时候,光是赌博用的电脑,就装了满满一辆依维柯汽车。

  不久社区民警陈建梅也体会到了。陈建梅是军转干部,在部队医院做过护士长,责任心很强,但就是她管的小区,曾经一个晚上发生了两三起入室盗窃的案子,损失二三十万元。要知道,入室盗窃最让人没有安全感,东西被偷不说,如果主人惊醒,很容易转化为抢劫甚至杀人,所以这类案子派出所非常重视,王伟峰要求小区发过案的民警都要“交作业”,空话套话一律不要,自己讲防范漏洞在哪里、怎么改进,他一条一条批改。这次案发后,陈建梅上门回访,居民的话很难听,什么你们警察拿了纳税人的钱,原来是吃白饭的,宣传什么防范,有本事把贼抓到,把东西追回来……陈建梅被噎得反应不过来,回到所里满是委屈,被王伟峰看到了。他问明白原委之后说,走,我陪你上一次门。不过,这个小区的防范漏洞,你确定都查过了?陈建梅点点头,她觉得自己工作已经很到位了,之前小区维修基金一时动用不了时,自己还先行垫钱加高过围墙呢。王伟峰笑笑,掏出手机打开一张照片。粗看,是一棵树,细看,树根把围墙的网顶起一个洞,从这个洞钻过去人绝对没问题。等看清楚围墙的位置时,陈建梅脸红了,正是自己管的小区,而这张照片正是王伟峰走路时拍的。接着,王伟峰陪她去小区、去物业、去居民家里。居民、物业、居委会看所长陪着民警来了,很给面子,后来拿出上百万元改造技防设施,加上陈建梅的努力,2019年大半年过去了,这个小区入室盗窃保持零发案的记录。

  看样学样,很快,曹杨新村派出所的民警都学会了带着眼睛和脑子“走路”,他们跟着王伟峰的脚步,不停也不歇。

  社区民警范晓峰管片里有位老人,独生女儿精神异常,离婚以后和老娘住一起。有一天,邻居闻到老人家里飘出一股烧纸的味道,敲开门,屋子里烟雾腾腾的,再一看,桌子脚下放一个脸盆,脸盆里正烧着百元大钞,桌脚也跟着烧了起来,老人躺在床上哎哟哎哟地叫着,一看,是手腕割破了,流了好多血。

  怎么回事?灭火、送老人去医院等一系列紧急的事情处理完毕后,范晓峰接着了解情况。原来,这个女儿觉得活着实在没意思,想自己了断,又怕走后老娘没人照顾,于是从银行里把所有的积蓄全部取出来,一沓一沓拆开放在盆子里烧,然后割破老娘的手腕,打算等钱一烧完,老娘一死,自己也跟着去。

  事情查清楚了,女儿虽说因为精神异常不承担刑事责任,但得强制医疗。老人怎么办?民警的难处王伟峰知道了,他联系医院,联系街道,联系敬老院,把老人的治疗和救助问题全部解决妥了——王伟峰常说,自己是所长,说话可能比民警管点用,民警遇到难题,不管是工作上的,还是生活上的,尽管来找他。

  女儿强制医疗出来以后,王伟峰又叮嘱民警要注意观察这家的情况。有一次去家访,民警发现这个女儿手腕上有割伤,问,说是瓷砖掉下来,把手腕砸伤了。民警犯嘀咕,如果是瓷砖掉下来砸的,人肯定有一个本能的躲避动作,这个伤口是直的,也比较深,所以分析她极有可能是在说谎。前面要杀掉老娘烧掉钱,今天自伤自残,明天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乱子。要知道,曹杨新村这个地方有几个小区连楼梯都是木头的,而且空间狭窄,一烧必定火烧连营。但是要把这个女儿送医治疗,得监护人同意。民警几次去敬老院找老人,老人都是一声不吭。

  王伟峰知道这个情况后,找老人谈了一次。老人照旧一声不吭,王伟峰说,老妈妈,母女连心,我理解您,但您有没有想过,您照顾不了她,不把她送进去治疗,她哪一天真的自杀了,只留您一个人在这世上,那可怎么办?老人眼泪流出来了。王伟峰接着说,老妈妈,我再问您,一个活的女儿好,还是一个死的女儿好?老人哭出了声,她说,王所长,我懂了,我同意。

  探长葛奕青,办案是把好手,做事还特别有温度。有一次,他办一个一对夫妇麻醉抢劫的案子。这对夫妇,本来是开小旅馆的,后来两人都染上了毒瘾,小旅馆败掉了,家里的房子也败掉了,两人还因为抢劫被抓了进去。调查的时候,葛奕青发现,这对夫妇有个正上初中的儿子,父母抓进去后,这孩子就没人管了。第一次见面时,男孩说他这些日子就靠快餐店里人家盘子里剩下的东西充饥,葛奕青听了一阵心疼,带他去吃饭,男孩一连吃下三个汉堡才叫饱。但接下来怎么办?葛奕青找学校,找社区,找青少年保护的公益机构,监护人的地方要签字,他代签,学校要证明,他去开。可男孩沉迷游戏的习惯他劝不了,葛奕青心里发急,请教王伟峰。王伟峰很严肃地找男孩谈。爸爸妈妈的路你愿意走吗?不愿意。奕青哥哥的心你愿意辜负吗?不愿意。言行不一致的懦夫愿意做吗?不愿意。不愿意就得拿出行动来,只有好好读书,堂堂正正做人,才是真的“王者”,才会真的“荣耀”……男孩低下了头。不久之后,男孩考取了一所中专,葛奕青又联系学校,解决了他的住宿问题,还减免了他的学费。

  巧的是,曹杨新村派出所的辖区面积为2.14平方公里;也巧的是,曹杨新村派出所门前的那条马路,叫枫桥路。王伟峰觉得,这是冥冥之中告诉他和全所民警,只有全心去爱,爱这块土地,爱这块土地上的人们,爱头顶上的警徽和身上的制服,枫桥精神才能真的在曹杨新村落地生根。

  于是,派出所门前的这条枫桥路上,处处可见他们的追梦履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