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警网专题  >  2019  >  2019公安文化基层行  >  幕后花絮  > 正文

兵团的庄稼

2019年06月14日 15:29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袁瑰秋   
中国警察网 · 袁瑰秋  |  2019-06-14 15:29

  第十四师的前身是一支具有光荣革命传统、战功显赫的老部队,生在井冈山、长在南泥湾、转战大西北、屯垦昆仑山——“194912月,全团1800名官兵徒步1580华里横穿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进军和田,平暴剿匪,接管边防、组建政权、减租反霸、开荒造田、发展生产,翻开了和田历史的新篇章”——透过这些镌刻在十四师军史上的记载,我触摸到了当初那一队穿越沙漠瀚海的老兵炯炯的目光、不灭的身影。 

  郅永存是兵团二代,黑红的脸上五官方方正正,他父母是来自河南许昌的翻身农民。他的父亲姓李,母亲姓郅,他是父母的第4个孩子。 

  他的父母都是十四师一牧场的农民。一牧场在昆仑山下,海拔3000多米,是十四师最艰苦的地方。父母这一生,就是在一牧场放羊种地。父母一开始就是住在地窝子里,父亲在山上放羊,母亲在地里种洋芋,割木蓿,父母在地里忙,他们兄妹4个都是在旁边地里爬着长大的。羊瘦,全靠吃木蓿,苜蓿一长高,母亲就把它割下来,捆成一捆一捆的,堆得像山一样高。又爬到上一捆一捆的背下来喂养农田就在昆仑山下,浇灌庄稼却常常缺水,七八月,昆仑山雪水流下来,母亲常常跳进水里堵住堤坝,雪水彻骨的寒,而母亲的心里只有庄稼,雪水就像母亲的乳汁,喂养着母亲的庄稼,母亲种出来的庄稼总是一牧场最好的,母亲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领导来视察必来到母亲种出来的像战士一样整齐的示范田。父母为了他们的庄稼,呕心沥血,灯尽油干,最后是关节炎,糖尿病,高血压,百病缠身,退休没多久,60多岁,就早早离世了,母亲最后两年瘫痪在床上…… 

  郅永存毕业于新疆农大。毕业后在一牧场当了10年会计,2005年加入警队,在皮山派出所工作,当过社区民警,警犬训导员,屡立战功,反正是哪里需要,他就去到哪里 

  200612月,特警支队成立他被调过来负责,特警支队营区是未来的培训基地,要把这130多亩坚硬无比的空荡荡的盐碱地,变成花园果园草原,是农大毕业的郅永存已经忙碌了两年大事情。 

  正午时分,他领着我走到空旷的操场,地表50多度的高温,晒得我直跺脚,昨夜一场狂风暴雨,折断了路边几颗大杨树,他很心疼,要知道,这盐碱地上成活一棵树,多不容易,没有土,全靠对面沙漠吹过来风积沙,这种沙土没有营养,全靠施肥,而且盐碱又重,树木最怕盐碱,他指着烈日蒸腾的地面,让我看那一圈圈白色的水渍,正是盐碱……还有风沙,常常是他清晨起来,黄沙就可以淹过脚踝,通常是几卡车几卡车地把清理出来的沙土运出去,还有花木生长,全靠浇灌,他拉着管子,这130亩,他一天也最多只能浇一遍,看见那些被晒焦的花木,他会很心疼:如果我跑得快一点,或许他们就能活过来,为此他的脚都跑肿了,穿不进鞋,后来,他就开着车,拖着管子扫射……他不愧是农大毕业的高材生,这是法国梧桐,这是金叶国槐,金叶榆,是我国自己培育的唯一被国际上认可的彩叶品种……在沙漠盐碱地上,什么树木好养活,又是属于什么科什么目他说得一清二楚……不到两年的功夫,这寸草不生的亘古荒原上,属于他的这130亩责任田上,树木已经半高,瓜果有些已经成熟…… 

  走到他们马局长命名的警馨园下,他指给我看,室外木搭建的宽大凉亭下,他种下的战士一样排列成一条线的葫芦瓜苗正在向上爬……他说等到8月,就可以绿树成荫,来培训的战友们,就可以在凉亭下歇脚了。 

  看着他黑黝黝的脸上正在荡漾着的属于农夫特有的喜悦,我说:你这也算是子承父业了! 

  他说,父母种下庄稼那是一大片一大片。我只是一小块。如果说父母流出的汗是大海,我不过是其中一滴。 

  闻名天下的和田玉枣就是兵团14师的出品,生长在200万亩浩瀚如烟的兵团庄稼地里,令人神往。 

  下午,在小分队赴兵团十四师昆玉市公安局慰问演出现场,我欣喜的看到了他的妻子和女儿。 

  妻子说,他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家啦,昨天是女儿郅慧4岁的生日,他也忙得忘记了问候,今天是端午节,妻子就带着女儿从和田打车来找爸爸,想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警嫂叫刘慧丽,毕业于石河子大学,在和田市工作,也是兵团二代,她和郅永存是在一牧场工作时认识。她说,她很能理解丈夫的工作,她生两个孩子的时候他都不在身边…… 

  我们说话的时候,他们的女儿慧慧,一个人在田地里欢跳……一如当年他的父母在田地里劳作,他们兄妹4人在一旁爬着…… 

  孩子在长大,城市在长高……大美边疆,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